alenick

辣鸡lofter……

无题

我突然发现,虽然我没什么雄心壮志,却也害怕着一眼望到头的人生。

碎碎念

网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鸡汤,就觉得最好的东西还没有来,我认为不是所有的事情最后的结果都是好的——灯塔苏


导演在访谈中说着这些话,我也就当鸡汤一样听着,可从没体会到咽下去的苦。
我道行太浅,领略不到什么从苦中建立希望,可是突然对这句有些了然。

日记(2016.4.3)

看到那种紫色的小花的时候,还是不免想起了你。
一团一簇,开的繁盛,开得馥郁。

其实自从离别后,准确的说,是自从我意识到这差不多是永久的离别后,总是能想起你。
蒙在被子里偷偷地哭过,不解过,委屈过。
坐在窗前一遍遍地问自己,准确的说,是开导自己,你知道,我最擅长这个了,对别人,对自己。


在微博看到了一条评论,深以为然,醍醐灌顶。
截图,保存,此等真理,也只有我这么笨的人想不通。
也突然明白了一个朋友只爱向前看的心。
过去,真的是不可留的啊。

半个月后,我梦见了你。
梦里的你还是那么好啊,就一个字,好。

醒来迷迷懵懵的,有点想哭。然后看见了一个大学室友的艾特,很日常的关心,叫我多吃水果,我一下子又笑了。



日子如水流过,我的心也在人海中穿行。
现在,只是偶尔会想起。

我深知是我的心早已万水千山,不复当年纤细绵密。
也明白,这是放飞了自我的缘故(笑)

想写句诗应应景,想来想去,只想起一句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貌似没什么关联诶……





矫情够了。


【诚方】看完视频不负责任的脑洞(˶‾᷄ ⁻̫ ‾᷅˵)

一个脑洞啊!!!看了一个诚方水仙!!太帅了!!!出不来!!脑洞下剧情好了——
小方是阿诚的表弟,在战争与家人离散,被阿诚收养,阿诚觉得国内不安全,而且自己跟着大哥做事更不安全,就在小方很小的时候把他送去了国外,把他托付给了国外朋友养父母,一心想让他好好学习安稳度日。结果突然有一天梁萌萌告诉他,听说你的小弟回来了。小方叛逆没告诉他就回国,把阿诚气个半死,即使在街上碰见小方也甩脸子走开。小方一心为了追随阿诚哥哥才回国,希望自己变强可以帮助阿诚哥哥,结果阿诚哥哥都不拿正眼看他,小方秒变小哭包 o(╥﹏╥)o
小方回国后在国内继续念书,(没错那身黑色的警官服就当成学生制服吧!还有夏季白色海军服!哟!制服控炸了)听说阿诚哥哥现在跟着木娄做事,是新政府明长官的秘书长,简直汉奸走狗嘛!小方想起了小时候在明家的记忆,那时阿诚哥哥多么的宠爱小方……眼看着大哥和月半木娄在一起铜墙铁壁亲密无间的样子,兄控小方心都要碎了!!哥哥你为什么要做汉奸,为什么不理我!为什么!
小方在无意中看见阿诚哥哥执行任务后,发现阿诚哥哥似乎并不是汉奸,而是另有隐情,开始有意无意地调查跟踪阿诚哥哥。与此同时,阿诚为了保护小方,把他接回明家住。小方在明家各种不对付,天天给木娄上眼药,在一次在木娄面前甩脸色被阿诚哥哥看见后,小方被吼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懂点事!!小方气急了离家出走,明长官对这对兄弟很头疼……阿诚到处都找不到小方……心急如焚……半夜才得到消息,小方被梁萌萌带走了!
护弟狂魔阿诚哥哥上线,冲到76号把梁萌萌揍了一顿!你吃错药了吧!敢动我弟弟!!萌萌表示委屈!表示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是小方半夜一脸凶相地到处游荡被萌萌手底下的人当抗日分子抓起来了!萌萌知道了正把那位少爷好吃好喝隔壁供着呢!(萌萌心里苦(˃̣̣̥᷄⌓˂̣̣̥᷅))梁萌萌带着阿诚去见小方,一开门,小方见哥哥和梁萌萌衣衫不整(打的)还以为梁萌萌欺负了哥哥,上去又把萌萌揍了……把阿诚吓一跳,虽然也没想到小方身手这么好,更头疼这么个叛逆的boy拿他怎么办才好?
这次事件过后小方消停点了,他知道阿诚哥哥待他的心还和当年一样。只是他心中还有许多疑惑。尤其是有一次小方放学时在街上看见阿诚哥哥貌似在执行任务,而且公然和政府的人作对。
小方这个爱国青年,在国外就接触过左派思想,有加入我党的倾向,但因为不想给哥哥惹麻烦,一直没有正式加入任何组织,但是在学校一直是地下抗日学团的骨干。结果在一次76号的搜查中被抓了。小方他们的学团表面上是个诗社,所以这事只是怀疑,没什么证据。76号也只是说他们乱搞组织结社,认个错走个过场也就放了,种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76号也不想把精力放在这上,例行公事,引导舆论罢了,一群学生能搞出什么名堂。可偏偏小方拧的很,就是不肯认错,陈队长一看,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专治各种不服!就把小方带回了76号,打算教教小方做人。阿诚本来去76号找梁萌萌,结果却撞上小方被人拖进76号,看见小方腕上的手铐和泛红的眼角,护弟狂魔气的手都抖了,二话不说把陈队长揍了,撂下狠话带着小方回家了。
一路上阿诚哥哥脸色阴的都能滴出水了,小方也心知自己错了。到了家,小方想主动认错——大哥……结果话还没出口就被阿诚骂了回去——有你说话的份?闭门思过去!没我的允许不准踏出房门一步!(偶凑为什么越写越详细了。。。)
小方这回老实了,但在家里也不安生,小方一向讨厌木娄,这个月半子一看就心机很深😠还让我阿诚哥哥出生入死为你卖命,最关键的是小方不确定他到底是哪边的人,他相信阿诚哥哥不会当汉奸,但他不相信木娄。(其实小方就是因为嫉妒不愿把木娄当成好人)
最近小方发现哥哥和木娄在密谋着些什么。在家里经常能看见他们窃窃私语,甚至有一次小方无意在门外听到他们在商讨大事,虽然只言片语不慎清楚,但小方对他们的身份也有些底了,便也安心下来,乖乖上学回家,不在闹别扭。(其实这是楼诚为了让他安心故意的)
特高课新来了南田洋子科长,十分干练,手腕狠辣。许多底下党员都折损其手。楼诚经过商量决定干掉南田洋子,行动代号——狩猎。这个计划周密,只是阿诚需要承担其中最危险的一部分,为取得南田洋子信任,枪杀有嫌疑的抗日分子,并被抗日分子枪击。
这就是后来骇人听闻的76号血洗事件。小方听说了后震惊地问阿诚,这是你…我想知道真相!你眼前看到的就是真相。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阿诚挑眉反问。你以为你骗得很像吗?小方毫不示弱地回击。阿诚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小方继续追问——他到底是不是共产党!阿诚听得眼神一凛,反手就是一巴掌(小方挨打了😢但我觉得吼出这种话不打不行啊)
然后狩猎计划的后半段开展,木娄亲自上阵打伤了阿诚,阿诚一身血地被送到陆军医院,小方赶到医院看见一身血的哥哥,快要心疼死了!回到家后,二话不说拿了枪就冲向木娄,阿诚连忙追上去想解释,小方已经把枪抵向了木娄的头,阿诚大惊,拔枪制住小方——你疯了?!

大概就是这样啦~嘤嘤嘤~还想写~就这兄弟的颜我能脑洞一千遍啊!!